| 2019-11-28
阅读774

临沂三台商 遭非法侵佔十三年

临沂三台商 遭非法侵佔十三年

临沂三台商 遭非法侵佔十三年

我们是1992年首批在山东临沂投资的台商,2001年九月,因为投资的资产被范建国诈骗,非法侵佔至今,(含厂房,设备,土地等)的案件一直末获妥善处理解决。十多年来我们为维权,历经难以言状的曲折艰难和辛酸, 因为投资的资产被非法侵佔,至今未能得到公正的处理,致三家公司至今不能辨理清算解散,海外投资人怨声载道,恐将引起各种管道的投诉。 案情说明

1992年台湾欣麟实业开发公司在山东临沂罗庄镇, 购地1000亩,投资台湾工业城, 并创办合资、独资企业三家,即临沂东麟实业开发公司、临沂东腾房地产开发公司(2000年迁往济南市)、临沂美超精密五金建材公司。另外为地方引进台资企业四家,总投资逾3000万美元。为扶贫地区招商引资做出贡献,1995年台湾的投资代表被临沂市政府授予荣誉市民及多种光荣称号。

1996年12月9号,因为在临沂投资的台资企业东亚建材公司董事长夫人被绑架勒索杀害,政府的处理不尽妥当,不仅案件发生时未能尽到保护人质安全的责任,并且事发后未能安抚死者家属,不能对台商人身保护做出承诺,引起当时在临沂投资台商的恐慌,大多无心经营,至1999年始,七家台资企业陆续停业,到2002年全部关停的局面。

欣麟公司投资的三家公司也在此事件的影响下关停,于2000年8月委託山东省鸿信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资产评估,等待清算解散。当时资产评估的凈总值是982万元(含土地,厂房,设备等)公司对外无负债,资产保存完整。

被骗经过

2001年8月,范建国通过政府有关人员找到我们, 自称是山东远大经济发展公司代表,是应临沂市政府邀请来扶贫地区投资的贵宾,并出示了国务院扶贫办公室国开办[2001]15号文(后经查证是虚假档),又称是凯利实业、裕利果仁、嘉利、利达公司董事长, 隶属中国远大集团旗下, 正準备专案落地,扩资6000万元建厂,可以和我们合作,由我方提供厂房和土地作为投资,拥有新公司的部分股权,生产经营以及外部协调的一切事物由其负责,我方指派财务人员进行监督,年底按投资比例分红。我公司代表抱着试试看的心里,于以,提供三家之一东麟公司的土地证,用于两家合作成立的新公司的合作出资(美超精密及东腾公司两笔资产并未列入投资)未料签约当天范某郤以资本额仅200万,且所有设备皆被银行查封的临沂凯利公司以临时过渡为由要求签定,因此我也改用境外的台湾欣麟公司名义与其签定合作框架协定,且未盖公章,两个人所签的合同,能把公司卖掉吗?(应属无效协议。)

未料,范某真是个能人,不知动用了什幺关係和势力,暗箱操作,在9月28日私自打了一封以临沂东麟公司名义关于完善国有土地的报告,临沂市政府土地部门竟然于,签发临政开土[2001]12号文(扣除国庆日假期仅三个工作日过程),就将我们分属三家公司的三笔资产合併成两笔, 全部过户给了临沂凯利实业与临沂远大进出口公司范建国名下,并为其颁发国有土地证。

特别是另两家公司并未与其合作,也未提供土地证,竟让国土部门一併划给范建国,真让人匪夷所思。

范某自此进行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以临沂凯利、临沂远大进出口公司名义向中国银行抵押贷款508.58万元(临国押他项[2002]字第0050号)。

向临沂兰山区农行抵押贷款1021.57万元(临国押他项[2002]字第110号文)。

将主要生产设备 (而且是己经抵押的设备) 被其打包移转到捷克进行假投资, 又争取到国家走出去投资的奖励(中国进出口银行,具体金额不详)!然后再将捷克工厂倒闭!

将抵押贷款的资金全部私吞,并将我们的工厂出租及承包他人经营图利。

曲折的维权之路

(1)范某对我们一直採取隐瞒,拖延,躲避的手段,直至失蹤,直到2002年8月份我们才得知三家公司的土地早已被范某过户,工厂业已出租并承包给他人经营。我们委託律师于对临沂凯利和临沂远大进出口公司提出诉讼,并申请了财产保全和银行帐号查封,当时查封范建国公司共8个帐号,金额总计不足9万元,贷款早已不知去向。

(2)2002年10月10号开庭前半小时临时被延期到11月4号。11月4号,我们委託律师受到压力,在开庭当日拒不出席代理。致我们被迫庭前撤诉。

(3)(週五下班前)我们突接到临沂市外经贸局“临外经贸字[2002]364号文”,撤销原已核准的外经贸字[2002]277号文[关于撤销东麟实业等公司进行清算的批复通知],因为地方政府的强势干涉,从根本上撤销了我们起诉的资格。

(4),欣麟公司全体股东在台北士林地方法院完成委託蔡正明授权的公证,11月25日公证书经海基会、海协会到山东省公证人协会备案,向临沂市外经贸局、开发区管委会提出财产清算的要求报告,但相关部门对我们所发重组”财产清算委员会”的公文申请拒不批复,也不理睬。

(5)及2003年4月10号,因为国台辨的关切指示,由临沂市政府委託市台办及法制局等单位两次召开协调会,不顾台商资产被临沂凯利、临沂远大公司侵佔并已被巨额抵押的事实,竟单方面公布协调终结文,称双方已圆满达成继续合作的结果,该文直到5月7号才以传真告知,内容完全与事实背离。

(6)2003年8月向山东省政府投诉的函件经省台办收件, 并获得韩寓群省长批示,交由山东省外商投诉协调中心,曲恭民主任两度来临沂调解, 但都不让我方代表参加,范建国代表出席,对方採取非法手段霸佔了台商资产,还要我们赔偿760万元才可返还!态度和流氓无异,毫无解决诚意,致协调无功而告终。

(7)随后我们接受省律师所提建议,以行政诉讼, 诉临沂市政府违法移转檯商资产行政失职,违反中央保护外商投资资产的政策,要求返还财产及赔偿损失的告诉。我们在向临沂市中院递交了行政诉状,但临沂中院一再推辞不予受理,于是我们将行政诉状又递交到山东省高院立了案,省高院又转给临沂中院。多次退件,往返奔波,直到2004年5月中旬才立案受理。其中的阻力和艰辛难以形容。

(8)行政诉讼一案以民告官,临沂市政府在多方压力下,本案于“诉临沂市政府及第三人临沂凯利、临沂远大公司关于土地违法过户的案件”在临沂市中院开庭审理,至2005年3月临沂中院以(2004)临行初字第16号行政判决书,做出如下判决:

A、撤销被告做出的临政开土(2001)12号文,关于临沂凯利实业有限公司等单位获得土地使用证的批复;

B、撤销被告2001年10月给临沂凯利实业公司颁发的临开国用(2001)字第0024号国有土地证;

C、撤销被告(2001)年10月给临沂远大进出口公司颁发的临开国用(2001)字第0025号国有土地使用证。

经山东省高院(2005)鲁行终字第83号终审判决,维持中院判决,撤销非法移转的两笔国有土地证。

至此范某已失去用地的权力,理应自动退出并返还用地,但一直强行霸佔至今。

确认临沂市政府罔顾法令在土地移转中违纪违规,但未提及返还财产和赔偿。

2005年8月本案经“济南台商协会及中国台商发展促进会”具文,向省台办求教,获省台办(2005-10-27)转来省高院回函,要我们再提告诉。

(9)历经5-6年的协调无效后,于2012年2月决定再提返还财产之诉。

(2012)临民一初字笫38号民事判决书,在2012年9月3曰判决,但直到2013年3月19号我们才收到判决文,因为判决与本案请求根本是答非所问,文不对题,我们提出了上诉。但不知何故,临沂中院在收文中以被告方手续疏漏,缺件为由要求我们登报,三个多月后才算公示送达,好不容易送到省高院立案,又因立案庭文件疏失被退件三次之多,延误到2014年才准立案,其中多次在院长接见日由外地专程赶回求见均未蒙召见。

(10)开庭多次,多在我们的诉讼主体资格,诉讼时效上纠缠,对范建国之流非法转移资产,非法过户,返还财产,赔偿损失等实质问题避而不谈。

诉讼现状

本案财产返还之上诉案在省高院2014年2月21号开庭,同年3月31日获(2014)鲁民一终字第19号裁定书裁定如下;

A、撤销临沂市中院(2012)临民一初字笫38号民事判决。

B、发回山东省临沂市中院重审。

高院已明确定性,此案系财产侵权纠纷。

等待中院重审的日期, 两年多的等待重又回到原地重来,如果不是省高院的重审决定,岂不又是冤案一椿!

此案的不解之处:

(1)为何临沂市土地部门在没有我3家公司授权的情况下能将我三家公司的土地和地上建筑物转给他人,而且利用国庆长假仅3个工作日就办完,连起码的土地招拍挂的公告期都没有,更没有资询我们和查证,以后投资人的财产要如何才能确保安全呢?。

(2)为何在土地转为国有土地,土地部门应收缴的流转税(52万余元),能让范建国以一张5年分期支付的白条作抵。

(3)为何临沂市中院对我公司维权之诉不予立案,又无理由不合程式的解除了我对范建国公司申请财产保全的银行帐号和设备的查封,使之2天内转移了剩余资产。

(4)为何在法院审理期间,我们多次面陈告知资产有争议,并且已查封,暂停核放贷款。但银行不予接受,不顾风险执意放贷。现中国银行和农业银行的2笔贷款无一收回,全做了核销,无一人受到处理。

(5)为何临沂市有关领导喜欢粉饰太平,助纣为虐,连我们都能查清的范建国的底细就能罔视不见,能为其侵吞国家资金,霸佔他人资产广开绿灯。

(6)为何对1992年的扶贫环境下, 能为地方招商创业并曾获得地方政府各种荣誉称号的功臣, 如此冷漠以对, 罔顾台商资产被侵佔事实, 而曲意掩盖在黑葙作业中的一切错误!

如果没有地方政府和范某的权钱交易事实, 台商三家不同的公司的资产不会轻易平白的被转移,灭失, 而且是相同的境遇, 合作内容也未履行,事后也没辨理新公司登记, 也没扩大生产, 更没支付一毛钱, 就把三家台资企业的资产侵佔至今已十三年, 如果没有政府相关人员的帮助能做到吗?

临沂市的投资环境令海外诸多投资人气结, 只企望在临沂投资的资产可以收回, 公司可以清算, 解散!因为投资环境的改善, 我们也在考虑在资产收回后的再投资的计画! 如果这种请求也末获回应和重视, 在现在习总书记反腐倡廉德政下, 海外诸多投资人必将寻求各种伸訢管道, 反应在山东临沂投资的痛苦经历和腐败事实!

台湾商报新增 法律维权栏目

台湾商报素以服务两岸台商,政令宣导,传播正能量为宗旨,在颂扬成功台商之外,顺应台商一再要求,也为置身困境的台商提供一个申诉和法律维权的管道!

因受人力所限,本栏目仅对已走向司法程序的个案,由两岸法界专家提供分析点评!来稿必需事实清楚,所附証据详实,并承担举报不实所产生的法律责任。